梅子水果茶

角色:安凱文 x 天肇
章節:全一章
作者:寧歆玥

※此篇具BL相關內容,若無法接受請勿進入,也請勿批評

 

在紫英高中,一間充滿貴族氣息的私立學校,一片靜謐的校園,忽然在保健室一旁的校園那,發現了一群外來的陌生人,一身西裝打扮,與學校中險的異常的突兀。

瞇起眼,仔細一看,可以發現在他們之中,站立著一位校內人士,一頭俐落柔順紫紅髮,不長也不短,精明的雙眸,似乎閃過一絲求救的神情。

「好了,跟我們回去吧。」一群穿著西裝筆挺的人圍成了一團,將自家學生給埋在裡頭。

「……不要。」少年將頭微微的低下,緊咬著下唇。

「由不得你。」身形略帶福態的中年男子,朝著一旁的兩人使了一個眼色,隨後他們挽起了衣袖,朝著那名少年逼近,一人架住一邊,將少年給牢牢抓住。

少年一臉驚慌,奮力的掙扎著。「放開我!」

「欸!你不要亂動啊!」架著少年的其中一名人員,出聲緊告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「再亂動就別怪我!」空著的另一隻手,握拳,有意願想朝著少年的身上,狠狠打下。

「喂──大叔你們是校外人士喔?學校禁止有外人闖入呢。」一頭紅髮的少年摘下臉上的黑框眼鏡,眨了眨清澈明亮的雙眼。

「讓開。」

「喔──大叔,我聽不太清楚,可以再說一次嗎?」少年將眼鏡放進了長褲的口袋內,開始甩了甩手,輕微的扭動身子,像是在做打架前的暖身運動一般。

「讓開!」使了一個眼色,剩下沒事做的人,紛紛衝向前,想伸手將少年給抓起來,等他們順利離開後,再將他扔在一旁。

只是,他們似乎有些會錯意,將手舉在半空中時,少年已經伸出大掌反握著他們的手腕,一個側身,憑藉的全身的力量,將其中一名高大的男人的甩了出去,命中其餘站在那成群的人,就像打保齡球般,產生的連鎖效應,一個一個的紛紛倒下。

下一秒,大掌扣在架住紫紅髮少年其中一人的手,壓著他的關節咯咯響,彎起另一隻空閒的手,身子往左邊一旋,肘尖準確的擊中男人的背脊,將架住少年的兩名男的打趴在地後,拍了拍自個的雙掌,露出一張無害的笑容。「下次進來學校,要申請證明才行喔!」

語調輕鬆,拉著少年就往校內的方向走去,直到經過了一片茂密的樹林,紫紅髮少年甩開了他的手,看著紅髮少年轉過頭來,他努了努嘴。「雞婆。」

「我這不叫雞婆,而是叫做遲來的正義。」紅髮少年對著他燦爛的一笑,看了他好一會,忽然皺了皺眉頭,「你……我是不是在哪看過你啊?」嗯……他那張臉真的很面熟,是在那看過呢?

「你慢慢想,我先離開了。」一個轉身,人朝著學校大樓的方向前進。

「等等啦!」多跨了兩步,緊緊跟在他的身旁,看著他的側臉,突然啊的一聲,下一秒用手指指著少年。「你是隔壁賣菜老闆的兒子?」

紫紅髮少年嘴角微微抽蓄,「你這個菜蟲,誰倒楣住你家隔壁。」步調再次加快。

「嗯……」果然不是,他長的一點也不像那位老闆。跟著他加快的步調,紅髮少年也跟了上去。

「那是水果攤的囉?」

「不是。」

咚咚咚!跨起修長的雙腿,踏上了樓梯。

「隔壁轉角賣糖的阿姨的親戚的朋友的朋友?」

少年停下了腳步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「繞口令不怕咬到舌頭嗎?」還有,那個轉角賣糖的阿姨……什麼長長一串朋友的朋友,他在耍他?有誰會記得那麼細!

「哎呀!猜錯也別那麼激動的詛咒我呀!」

看著前頭的紫紅髮少年扭開了屋頂的房門,氣呼呼的走了進去,吐了吐舌,哎呀!這次他真的想起來了。

走到了門旁,倚靠著,嘻皮笑臉的說:「你是TGA旗下的藝人天肇對吧?」難怪嘛……他就說他在哪裡見過他,電視上就看過那一次!只是他那時忙著揍人,所以只能隨便的瞥了一眼。

少年一個側臉,瞥了他一眼,不語的回過了頭,走到屋頂的護欄那,曲起雙臂枕在冰涼的鐵欄,若有所思的望著遠方。

少年挑了挑眉,看著他的背影,跨步緩緩的走到他身旁,靜靜的凝視著他的側臉。

隨著時間的流逝,那雙緊緊注視的目光看著他全身不自在,「你到底要做什──麼……」天肇轉過頭的瞬間,一隻溫熱的食指準確的戳在他的臉頰上。

「噗……哈哈哈──!上當了、上當了耶!」天哪!他怎麼那麼好玩!少年笑著肚子有些發疼,糟糕……下巴也在痠了。

「……」莫名奇妙的怪人!還是少有牽扯為妙,他一個側身,趁他笑的上氣不接下氣時,一溜煙的衝了出去,離開了頂樓,只留下少年一人。

哈……哈啊……笑的好累呀。

少年乾脆整個人躺在上頭,仰著頭看著湛藍的天空,嘴邊依舊是那抹淡淡的淺笑。

天肇呀……

嘻!下次見囉。

 

 

「好了!拍攝到這裡。先休息一段時間!」

這裡是公園,這裡的空氣相當的清新,而且有一種讓人非常舒服的氣息在。

在這一片綠色草地包圍下,公園的正中央有著一個,看起來異常合諧小型噴水池,天肇緩緩的跨起步伐,趁著休閒的時間,到處走走晃晃,眼尖的他,發現遠處,有著一名身穿藍色休閒服的紅髮少年。

是他啊……

嘖!他在做什麼?

忽然一個穿黑衣的高大男人朝著少年的方向走進,一個強勁的拳頭就這樣揮了過去!

少年身手靈巧的側翻一個身,可惜男人的身手矯健,在他閃過的下一秒,立刻抬起腿朝著他狠狠的掃了過去。

天肇挑了挑眉,不知不覺的走近。

這傢伙在做什麼?之前不是在學校看起來很厲害嗎?怎麼現在……看起來像個弱到沒半點用處的傢伙。

與他們兩個打鬥的距離來看,沒有差幾步。天肇隨便找了一棵樹靠在上頭,冷眼的站在一旁觀看,畢竟,他也不想插手進去這躺渾水,不過……還是蠻好奇這場後續下來,發生結果。

隨著時間的一點一滴的經過,勝負是越來越明顯,在最後,少年的手臂遭男子牢牢的抓住,並緊扣在身後,痛著少年緊皺的雙眉,眼眸胡亂飄渺時,瞧見了站在一旁觀看已久的天肇,緊接著是一抹燦笑的笑顏。「嗨!」

嗨?被人押在那動彈不得,還有心情跟他打招呼啊?他勾起了唇角,邪媚的一笑,「嗨!吃鱉的感覺好嗎?」看他這樣落難,也蠻有趣的。

「嗯……感覺不太好耶。」少年皺了皺可愛的眉頭,不悅的動了動身子,確定那位緊扣住他的那名男人不打算放手時,無奈的嘆了一口氣,隨後又是一張可愛的笑臉擺了上來。「對喔!你來這裡做什麼?」

「來看你落難的呀!」

「嗚……」少年可憐的垂下雙眸,忽然有一種小狗遭人遺棄的感覺。

男人突然拉了拉反壓在背脊上的手臂。

「嘶……痛!」

「安凱文,我有事先離開了。」話一說完,就立刻鬆手,轉身,很帥氣揮著身上的黑色大衣,帥氣的離開公園,每當走在每一段路上,每一個擦肩而過的行人,皆是往兩旁閃躲,一臉驚恐的看著他。

「喂,他是誰?」

「什麼誰是誰?」安凱文站直了身子,扳了扳剛剛被牢固定在身後的右臂,甩了兩下後,伸出左手輕柔著,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,那個黑色大衣的背影。

「喔!那是我們家老大啦!」

「這樣啊……」幫派的老大嗎?這樣他還是少接近他會比較好。想著,往一旁多退了一步,與他有5公尺的距離。

「你閃這麼遠是什麼意思啊!」真是的,他有那麼恐怖嗎?他好歹也有著一張人見人愛,俊帥的臉蛋啊!還是他……「嘿嘿。」他不會以為他家的老大是混幫派的吧?

「嘿嘿什麼啊?別笑的一臉噁心的樣子。」

果然沒錯!他果然是誤會了!就說嘛…他長的那麼的得人愛,又那麼的充滿正義感,有誰會忍心遠離他這種大好人?

重新拾回信心,對著天肇再次展開耀眼的燦爛笑容,快步的逼近。「你看樣子很閒?那陪我到處逛逛吧!」伸出手,立刻扣住他的手腕,拉著他就往商店街的方向走去。

「喂!放手!我是來工作的!」

「啦啦啦~你剛剛說什麼,我怎麼通通都沒聽到啊?」

天肇氣的咬牙直罵。「你耳朵有問題啊!放手啊──」

安凱文抬起頭,瞇起雙眼望著藍天。

「哎呀!今天的天氣真好!」那更應該要去散步,然後吃吃超好吃的蛋糕才是啊!

「安、凱、文!」

經過五分鐘,他拉著他到了一家咖啡廳,順手推開了店門,笑彎的一雙眼,可愛的笑容強力放送,「阿姨,我要兩杯水果茶和黑幕林蛋糕!」之後,找了一個位置坐下。
……他要逃也沒辦法逃,全程這傢伙總是牢牢的緊握著他的手,怕他會跑掉是嗎?嘖!真是的。「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?」

「咦?這裡的蛋糕很好吃呀!」單手枕在桌上,手背拖著那張依舊校的很開懷的臉。

下一秒,服務生將蛋糕以及兩杯加了冰塊,涼透心的水果茶擺在桌面上後,安凱文立刻拿起叉子插上一旁的蛋糕,咬了一口。
……真的有那麼好吃嗎?看他那一臉那麼幸福的模樣。拿起其中一杯水果茶,唇瓣含上了吸管,輕輕的吸了一口。「好甜……」雙眉緊皺,小聲的說。

「會嗎?甜度剛剛好呀!」

「螞蟻,舌頭壞掉,沒知覺了嗎?」那麼甜,還沒有感覺,竟然還說剛剛好?

「嘻嘻,如果太甜,就加這個好了!」安凱文打開桌上擺放的小壇子,拿起裡面的一顆梅子,順手丟進了他的水果茶內。

天肇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,「你存心要我拉肚子啊?」那麼甜的水果茶,線再又加上一顆梅子……這會有什麼樣的味道?

「唉唉!」安凱文蛋糕咬了一口後,乖乖的放在小圓盤上。

……他都沒說他怎麼樣,竟然還給他嘆氣?

安凱文睨了他一眼,又再次打開小壇子,從裡面拿出一顆梅子,單手拖著腮,悠閒的看著他直笑,之後便將梅子給拋進了自己的水果汁內,大口的吸了一口之後,拍胸脯保證。「絕對不會拉肚子!」
天肇挑了挑眉,依舊還是很懷疑他的話。因為……那麼甜的東西,他吃下去也只是說還好,萬一,這個是什麼怪味道,結果那個舌頭壞掉的傢伙,也跟他說沒問題呢?
安凱文嘟起可愛的小嘴,眨了眨清澈無雜質的雙眸,嘴邊漾起惡質的笑靨,伸出一指沾了蛋糕上的奶油,再天肇還未反應過來時,輕輕的在他唇邊一抹。「你看,很甜很甜對吧?趕快喝水果茶順一下喉嚨喔!」

「……你這傢伙……」

「我怎麼了?我為人很有正義感對吧?」

「……」

 

 

長時間的經過一個禮拜,在5/30日,這禮拜的最後一天上課,在正中午,太陽這次被一朵朵棉軟的白雲給遮蔽住,感覺似乎又有什麼大事會發生一般。
天肇靜靜的趴在圍欄上,看著底下學生的一舉一動。
已經有一個禮拜,沒看見那隻螞蟻了,不過,他不在似乎也比較清閒吧。
想著,他的嘴角微微的勾起。
伴隨著鐘聲的響起,他卻沒有意願想回去上課,重重的嘆了一口氣,「翹課吧。」等等在去保健室,麻煩老師幫他寫證明就好。轉身,離開了學校,穿著一身學校的運動服,閒晃在商店街上,突然有個紅髮少年從他身旁擦肩而過。

「抱歉!」話說完,少年又急急的向前奔去。

 

是那隻螞蟻!看他穿著一身便服,又急急忙忙向前衝,不知道在追什麼?跟上去看好了,反正他現在也沒事做,打發時間吧。
銀行門口,他在那說些什麼?

一群人圍在那,不知道在商討著什麼事情一般,而且每個人的神情都相當的專著且嚴肅,這回連那個吊兒郎當的安凱文,也變的異常的認真。

他向前走,腳卻不小心踢到了一旁的鐵罐,所有人立刻回過頭看著他。

安凱文先是皺了眉頭,又忽然咧嘴一笑。「嗨!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朝著一旁的揮了揮手,顛起腳尖,雙手反插在口袋,悠閒的走到他的身旁。

天肇微笑,「那你又怎麼會在這裡?」

「噓──」神情突然變的很認真,指尖輕輕的抵在他的唇上。「其實我是來協助當搶匪的。」

「你不是說你是正義的使者嗎?」天肇笑的反問,額間可以瞧見那略微浮出的青筋。

「呃……」安凱文的表情僵在那,雙眸咕嚕嚕的轉了一圈,又是那張燦爛的笑顏,「6/7號是我的生日耶!你打算送我什麼?」

「將蛋糕砸在你臉上,你覺得如何?」

「嗚……」他立刻又變的像隻被人遺棄的可憐狗兒。

他沒那好心同情他,啐的一聲,「老實說吧,你到底是……」話還沒說完,銀行的門口就立刻有了嚴重的騷動。

「喂!安凱文!」

他趁著他沒注意,下一秒立刻以極快的速度奔回,並衝進了混亂之中。
默默的站在一旁觀看,他現在終於明白……原來,他是隸屬於這家銀行的保全人員之一,但是這是緊急活動嗎?
他俐落的身手,撂倒了不少位彪形大漢,柔順的紅髮隨著他的動作,被風輕柔的吹拂飄動,敏捷的身子,就像舞動一般,只是……那張笑臉,會不會太燦爛了一些?

他在笑什麼?

站在遠方的天肇,瞇起一雙眼,抓著一張椅子舉半高的搶匪站在安凱文的身後,正準備用力一砸。

「笨蛋!你看哪裡!後面啊,安凱文!」

「碰」的巨大聲響,木製的椅子遭人砸爛,在混亂之中,只聽見安凱文悶哼的一聲,緊接著什麼也看不見。

天肇緊張的衝向前,「安凱文!你──」

看見眼前的紅髮少年,垂著左邊的肩膀,一腳不客氣的踩在搶匪的頭上。「咦咦──我在這呀!怎麼了?」

原來他沒事……不知道怎麼了,心中的大石卸了下來,大大的吐了一口氣後,嘴角微微的勾起,眉間不再緊鎖,漸漸的舒展開來。「沒事就好。」

「你是在關心我嗎?」安凱文的雙眼頓時發亮,在搶匪的身上踩了兩腳,突然一個踉蹌,朝著天肇的身上直直倒過去,讓他接著滿懷後,皺著雙眉,委屈的看著他。「痛,你提醒的太慢,我還是被打到了,現在該怎麼辦?」

「哪邊受傷?」天肇溫柔的一笑。

「左肩……」

伸手用力的一掐,依舊笑臉吟吟的說:「那痛死好了。」

「哇啊啊──饒命啊──」

 

※尾聲※

 

 

簡單的過了一個禮拜,天肇提了一個小小圓型的盒子,走到了醫院裡「303」號房的門前,輕輕的推開門。

「嗨!你來啦!」

今天是他的出院日,很不可思議的,一般人骨頭有裂縫,照理說少說要一個月才會康復,結果他在短短的一個禮拜內,就好的差不多,從現在看,完全察覺不出之前有受過傷一般。

「是啊,我來了。」天肇將圓型的盒子放在桌上,並打了開來,精緻的黑幕林大蛋糕就這樣呈現在他們的眼前,轉過頭對著安凱文微笑:「閉上你的眼,許上一個願望。」

「嗯!」他乖乖的閉上眼時,突然頭被人一把抓住,狠狠的朝著大蛋糕上用力一壓──

反應迅速的安凱文,立刻伸出雙手反撐在桌上,但是臉頰依舊還是沾上一些屬於蛋糕的白奶油以及巧克力屑屑。

「生日快樂啊。」悠閒的聲音,從上方響起。

「你──」

安凱文猛然將臉抬了起來,卻立刻對上天肇急速貼近的俊秀臉龐,指尖掐住他的下顎,伸出舌尖舔了舔他臉頰上的蛋糕屑,並輕輕的吻上他的唇。

「好甜呀。」美眸微微彎,溫柔無限蔓延的注視著他。

安凱文愣了愣,之後露出一抹笑靨。

 

「不會哇,我覺得剛剛好呢!」

 

《全篇完》

創作者介紹

艾司宅人乙女居

Ne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