祈月無x芷燕

 

第一章 祈月 無

By:妲拉谷


工作人員一字排開形成了一道牆,Fans為了想要衝破,彼此推來推去,在人群中的我進退不得……

工作人員:別在這裡騷擾現場!!
祈月:對不起,請等一下!
工作人員:呃!祈月?
祈月:後面這女孩是我親戚,也是個護士,請特准讓她過來。
工作人員:…………

祈月領著我過去,但他說的這個大謊,讓我的腦袋瞬間空白、不知所措。

祈月:妳是天肇的朋友對吧。
芷燕:你怎麼會這樣認為?
祈月:剛才在不遠處看到妳跟天肇在對話。妳知道天肇是怎麼了嗎?
芷燕:看樣子是發了高燒。
祈月:……果然是這樣,又在硬撐了。
芷燕:…………
祈月:以資歷來說天肇算是我的前輩,但僅相隔一年進入演藝界,年紀輕輕就能有如此的演技,這讓我很佩服……
   平時雖然一臉不正經,但面對事情卻是很認真。我今天會站在這裡,都是來自於他的幫助……
   如今他的工作出現了契約上的問題,讓他不得不這麼撐著……
芷燕:…………
祈月:妳有學過護理吧?到時候做做樣子給工作人員看,其餘的就交給醫護人員。
芷燕:你知道我學過護理?
祈月:我是在台灣讀書的。
芷燕:嗯。

祈月:喔,還有。今天晚上有空嗎?
芷燕:咦?
祈月:等我拍完戲之後,一起去看天肇吧。

芷燕:嗯,也好。
祈月:那就這麼說定了。



================= 晚上 ==================



…………看著手上的手錶,時間已經過了20分鐘。

祈月:啊,不好意思。
芷燕:看你這麼喘?是怎麼了嗎?
祈月:嗯…我為了躲避狗仔,只好鑽巷口來閃避他們,結果鑽來鑽去我自己反而迷路了。
芷燕:噗嗤…
祈月:呃…別笑了,我第一次來這地區,還不是很熟。
芷燕:下次如果要找路,我來做你的嚮導吧。
祈月:嚮導?
芷燕:對呀,打我的手機告訴我你所在的地點,我就會教你怎麼走了。
祈月:嗯..可是我的號碼不方便給人……
芷燕:我沒別的意圖,那我把手機號碼給你。當你打來的時候就不要顯示號碼,這樣行嗎?
祈月:好。
芷燕:那可以進醫院了吧。
祈月:嗯,可以…… 啊,不…等一下。
芷燕:怎麼了?
祈月:進去之後,別叫我的名字。
芷燕:那要叫什麼?
祈月:嗯...這個嘛……
芷燕:小名?
祈月:鼻涕蟲。
芷燕:噗哈哈哈…!!!
祈月:咦!講..講太快了,不是你聽到的那樣。
芷燕:這是你直覺的反應,那才是最真實的呀。
祈月:呃…(臉紅)
芷燕:放心吧~~不會讓你丟臉的,我就叫你小蟲吧。
祈月:嗯,那妳呢?我該叫你什麼?
芷燕:我叫殷芷燕。家人都叫我芷燕。

進到醫院後,一路上祈月在我後面遮遮掩掩的,雖然他主要是不想要讓別人看到他的模樣,但我從別人射過來的眼光就能知道……他們覺得祈月是個怪人……

芷燕:小蟲..你可以自然一點沒關係…
祈月:這樣他們會看到我。
芷燕:你刻意的舉動,反而更引人注意。
祈月:真的嗎?
芷燕:你回想一下剛才那些人看你的眼光,沒有覺得很奇怪嗎?試著放自然一點吧。
祈月:好。

依照祈月告訴我的病房號碼,找到了一間獨立病房;祈月順手推了一下那半開的房門,只見病房內空蕩蕩……

祈月帶著疑惑轉身去櫃檯詢問護士這個病房主人的下落。

護士:不久前他就已經辦出院了。

我皺了一下眉,聽到這樣的答案後對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做而感到茫然。就在一瞬間突然靈機一動……
祈月&芷燕:你知道天肇住哪嗎?

兩人異口同聲說出一樣的話,就代表我們都不知道天肇住哪……

祈月:在來之前就試著打天肇的手機,但怎麼打都打不通。真是的……出了院也不講一聲……

既然目標已經沒有了,總不好一直留在這裡,我們兩個只好依原路走出醫院大門…

祈月:對了,你餓嗎?

稍微摸了一下肚子……..還沒吃東西的胃被祈月一提醒,卻悶悶的叫了幾聲……害我低著頭不好意思抬起來……

祈月:你在這裡等一下,我馬上就回來~
芷燕:欸?你要做什…

我還沒來得及說完,祈月一個轉頭就奔得遠遠的。看到附近有一個椅子,就只好先坐著等……
抬頭呆望著天上的星空,想了一下祈月剛才的模樣…感覺真像個小孩子,很隨和、沒心機。更意外天肇會認識這樣的朋友,不會擺出藝人的架子。
但是想歸想,還沒深入祈月真正的樣子,也無法確定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……

芷燕:唉…天肇呀天肇,你到底是跑哪去……撲了個空感覺真不是滋味。

祈月:我回來囉~拿去~

祈月將袋子在我面前晃來晃去,聞到香味的我忍不住伸手把熱呼呼的小籠包從祈月手上接了過來,看到冒著熱煙的食物突然覺得幸福了起來~~

芷燕:嘻~~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喔~~~~~
祈月:嗯,這是我最喜歡吃的東西,剛才在來這裡的路上就看到了這個攤子,差點禁不起誘惑。
   但想到跟妳有約,我就打算回去再買,沒想到現在有機會跟妳一起吃。
芷燕:這個要多少錢?我付給你吧。
祈月:不用了,妳是天肇的女朋友,當然要對妳好一點囉。
芷燕:什麼!
祈月:咦...不是嗎?
芷燕:當然不是,你是聽誰說的!?
祈月:……是我誤會了嗎……因為天肇不會隨便表現他真正的樣子給別人看的……所以我以為……
芷燕:幸好我還沒吃小籠包,要不然聽到你這樣說,不是噴出來就是噎死。
祈月:這麼說來…你跟天肇只是普通朋友?

看著祈月的疑惑眼神,我猶豫的低下頭將小籠包咬了一口……

芷燕:……算嗎?

祈月坐到我旁邊,眼神不只疑惑還皺了眉,不光是他不解我說的話,我更不解自己在想什麼……

芷燕:排除平時在電視上看到的他,實際遇見他只有三次而已。這樣能算普通朋友嗎?更或者普通朋友都不算?
祈月:原來如此……
芷燕:我想一切只是偶然吧。只是偶然遇到,偶然說話,偶然幫忙,還不能算是朋友。
祈月:…….那就太可惜了。
芷燕:咦?
祈月:我覺得妳是個好女孩,很善良、也很豁達。
芷燕:善良?豁達?
祈月:妳覺得妳跟天肇不算是朋友。
   而妳沒有因為彼此無任何關係、或者知道關於他許多不好的輿論,就不去關心他。
芷燕:藝人總歸還是個凡人不是嗎?要吃飯、要睡覺、要休息;遇到問題也需要人幫忙,不可能當了藝人就變成神吧。
祈月:也對。
芷燕:嗯~~吃完了~~
祈月:咦?這麼快?
芷燕:因為你都在說話,哪有時間吃?
祈月:也對。

祈月一應聲就開始埋頭吃小籠包。看著祈月快速的吃著,想必他自己也已經很餓了……我再次望向天空…………

芷燕:喂,鼻涕蟲。
祈月:噗!咳咳…咳咳…!!!
芷燕:嘻嘻……
   我知道你不喜歡這個小名,但反應別這麼大,我不想害死一個名人。
祈月:那…別說出去喔…
芷燕:想知道我的小名嗎?
祈月:嗯?
芷燕:你可以叫我暴力女,或男人婆。
祈月:真的嗎?只是…我真的看不出來…
芷燕:所以呀,你前面說了那麼多都也只是我的外表。我從小就學柔道,對壞人都不會手下留情。
   既然我也說了自己的小名,這樣我們算是交換了彼此的秘密,扯平了~~
祈月:我不會看錯的。
芷燕:嗯?
祈月:我想妳的暴力是為了正義,不會隨便傷人。
芷燕:唉,我好不容易轉移了話題,又被你拉了回來。一下分析一下稱讚的,你要我怎麼回答呢?
祈月:說謝謝。

祈月嘴角漾起一抹微笑,突然覺得異常亮眼,真不愧是帥哥的七大武器之首……(這是什麼鬼形容)

芷燕:…………好吧……謝謝……

祈月:說到小名…….讓我想起以前的事情。在我小學的時候,從日本轉學到台灣讀書。
   當時中文只會說幾個字,還無法跟同學溝通,所以我都一直不敢開口,常常放學後背個書包就走人了。
   長久以來讓同學們誤以為我看不起他們,三不五時就借題發揮找我麻煩、將錯誤加罪於我,縱使不清楚他們說了些什麼,但是看他們猙獰帶笑的表情就能猜到一二。
   我不願認罪,通常最後都被打得遍體鱗傷,哭著回家。

祈月突然眼睛睜得大大,直視著我。像是在背後藏了什麼東西要我去猜一樣。

祈月:妳知道鼻涕蟲是誰幫我取的嗎?
芷燕:呃…不知…
祈月:是天肇。
芷燕:……壞胚子。
祈月:他只是嘴巴壞而已。而且,自從有這綽號之後,我卻反而漸漸沒被欺負了。
芷燕:怎麼會有這種轉變?
祈月:他為了證實我是不是真的高傲,不停的叫著鼻涕蟲逼著我開口說話回答他,因此讓全班聽到那滑稽的口音後大笑,進而瞭解我的難處。

這該感謝天肇嗎?怎麼看起來他那時正在欺負祈月……真搞不懂男人的友情。
看了一下醫院一樓,發覺燈一個接著一個關閉。這麼說來已經10點鐘了。

芷燕:糟糕,很晚了!我得回去才行!
祈月:等等……
芷燕:咦?
祈月:我還能見到妳嗎……
芷燕:這個……
祈月:當拍戲完之後,過不久我就要離開這裡了…………明天……會在百貨公司前取景,希望妳能來……
芷燕:……我……我會考慮的。

我轉了身,不敢去多想……頭也不回的一直朝家裡的方向走。

不知道……不知道…………

不管祈月這樣的邀請有什麼樣的含意,現在的我因他的一句話,心裡不停的七上八下。

是我想的那樣嗎?還是根本沒那回事?

芷燕:真討厭……明明說不去想的,結果他最後的一句話卻一直浮現在腦中……

 

 

 

第二章 約會

by:Elma



芷燕躺在床上,想著今天所發生過的事。想著、想著,臉上浮現淺淺地笑容。
芷燕:明天……百貨公司,要去嗎?

由於一下子發生許多事,沒片刻的時間,早已充滿睡意。



================= 翌日 =================


一大早,離開家的街道上,向百貨公司的方向漫步走去。
芷燕:早晨的空氣真好,早知道也帶雪橇出來溜溜。
   這麼早,不知道開始拍了嗎?

忽然聽到一群吵雜聲,向前看去有一群人正在圍觀,還有許多工作人員在旁維持秩序。我也往裡面擠了擠,想看看那難得一見的拍片現場。

(百貨公司前)
  祈月和一位很漂亮、身材也很火辣的女演員對話一下子,只見女演員又哭又笑,不一會兒又撲在祈月的懷中,而祈月的雙手輕輕環繞在那女演員纖細的腰間,然後在她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……。
  看到這一幕心中忽然揪了一下,雖明白這只是演戲!但也沒那個心情再往下看……,有種難以形容的感覺。

芷燕:真想不到鼻涕蟲的演技那麼好,看著那女演員時,既深情又專注的眼神,簡直和昨天判若兩人似的。

芷燕想著想著走出了人群,找個陰涼處坐了下來,一手托著下巴,若有所思地發呆。

芷燕:我怎麼啦?這只不過是演戲。而他,只不過是昨天剛認識罷了,我……我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小事,而有點……

(碰!)忽然"碰"的一聲,和一陣尖叫聲,把我從發呆中拉了回來。前面圍觀的Fans一陣鬧哄哄的往前推擠,工作人員吹著哨子拼命地維持秩序,看到這一切,我意識到前面一定發生了什麼事!

其中一位吹著哨子的工作人員,忽然朝我跑了過來。
工作人員:啊!妳就是上次的那護士吧!能請妳過來幫忙嗎?祈月被倒塌的攝影架給壓傷了。
聽到這,我也顧不上是不是真的護士,立刻和工作人員跑了過去。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,從人群的旁邊稍稍地繞了過去。看到了祈月很痛苦的表情,右手緊抓住左肩。我立刻對工作人員:先叫救護車。此時周圍變一片寧靜。隨後,便抓了一塊拍戲用的道具方巾,對折成三角形,簡單地綁在祈月的左肩上固定。再看看祈月,卻看到祈月也直盯著自己看,一雙溫柔的眼睛望著自己。我假裝不在意地對工作人員問:救護車到了嗎?深怕工作人員、Fans、女演員看到這尷尬的氣氛。(ㄡㄧㄡㄧ 救護車來了!),我扶著祈月坐上救護車,留下工作人員來處理善後。沒想到,工作人員也會向Fans撒謊,說這是公司為祈月特聘的護士,把Fans唬了過去。…這事也是之後,我和祈月才知道的。

(救護車上)……車內一片寧靜
祈月:芷燕,對不起……
芷燕:為什麼要道歉?(一臉疑惑的表情)
祈月:今天在百貨公司前演完這一幕後,我就要離開了,本想和妳逛逛這附近,吃遍在這裡拍戲時,覺得好吃的東西。想留下和妳的一些回憶,只是……現在受了傷,似乎沒機會了。

芷燕看見祈月難過的表情
芷燕:誰說沒機會啦~現在……在救護車上的回憶也不錯啊!
祈月:咦?
救護車上就你我兩個人,這話一出,芷燕立刻察覺自己說錯話了。
芷燕:不,不是啦~我是說……說……說……?
芷燕發現祈月兩眼直盯著她的臉看,自己卻找不到可解釋的話,急著兩脥發熱……。
祈月看著她,微笑了一下:昨天妳說「妳跟天肇只是普通朋友」,說真的,聽到這話,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,妳很特別,跟其他的女孩不一樣。
兩個人說到這,就沒再說下去,到了醫院,醫護人員重新替祈月檢查、包紮,並囑咐他要好好休息一陣子。
離開醫院後,兩人各自道別,各自回去。

(芷燕家)
嘟~嘟~,芷燕:……無號碼顯示……會不會是?「喂!你好,我是殷芷燕,請問哪裡找?」
祈月:……是我,祈月。那個…… 明晚,我就要離開了,想逛逛這小鎮,可是路不太熟,能請妳當我一天的嚮導嗎?
芷燕:好!那明天早上8點在公園門口見。

(公園門口)
芷燕:咦!那熟悉的身影是……桂海月,她好像在跟我招手,過去打個招呼吧!
   海月,妳一大早在這做什麼啊?
桂海月:那妳耶?妳一大早來這做什麼?
芷燕:我?我…來運動…
桂海月露出一副竊笑的表情:別裝了。妳和祈月正在交往吧!
芷燕:才,才沒有,別亂猜了。
桂海月:我沒有亂猜!有人看見昨天妳不是扮成護士,護送新藝人祈月無上救護車嗎?
    嘻嘻,很可疑唷~
芷燕:我只不過是剛好……說還沒說完,就被桂海月給打斷。

桂海月:好啦~好啦!沒有逼妳招供的意思,我只想跟妳說:不論妳要跟哪個人交往,我一定支持妳!相信我,我不會出賣朋友的。
桂海月:對了,芷燕,還有一件事必須提醒妳,要留意一下周圍的人,或許是狗仔也說不定?好啦!就這樣。
芷燕:咦?就這樣?難道海月…妳是特地來通知我的嗎?
桂海月:那還用說,誰叫我們是朋友!祝妳今天和祈月無玩得愉快!
芷燕一臉驚訝:咦?

桂海月:好了!我要回去了。建議妳和祈月無往河堤或人少的地方走,會比較好。必竟祈月無可是剛在演藝圈走紅的新藝人,想挖他八卦消息的人可不少。
芷燕:海月……謝謝妳。
桂海月笑了一笑就轉身離開。芷燕回想著剛才海月所說的話,決定帶祈月往河堤方向走,減少他人的注意。

過沒多久,祈月也到了約定地,他頭戴鴉舌帽,穿著一身淺色運動服,若沒注意看,還以為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而已。
她帶祈月先往河堤邊走去,走過了河上的小橋,一邊走一邊拿出了一早準備的早餐,一份放到祈月的手中,一份是自己的。
欣賞著河堤邊排列整齊的樹木,以及一整片自然生長的野花小草,綠油油的一望,裡邊點綴著紅色、黃色、橘色等不知名的小花,還有幾隻淺白色、淺黃色的蝴蝶不時地飛來飛去,心情頓時輕鬆起來…。

兩個人一直保持著沈默,忽近忽遠地走著,或許是昨天在救護車上的對話,讓彼此有些尷尬。
芷燕:要不要…去參觀一下我的學校?離這不遠,而且,現在是連續假期,學校現在應該沒什麼人吧!
祈月:嗯!好。
   記得妳跟天肇前輩是同一所學校的,我也一直很想看看前輩的學校,聽說是很有名氣的高中,要考進去可不容易!
芷燕:哈哈,是啊。為了考上這所紫英高中,我可是拼了命唸書,還差點送醫院……
祈月:哇~要唸到送醫院,那不去看看這學校不就虧大了。
芷燕:嘻嘻嘻!那就從這邊走吧!

(紫英高中,校門口)
芷燕:這就是我的學校。
祈月:哇~很大一間耶,不過,大門已上鎖,看樣子是進不去了。
芷燕:誰說要從前門啊~
   再說…現在是假日,要進去當然也要從側門進去才行。

芷燕:你看!那一棟!
   那是我們二年級使用的教室。
祈月:好多間教室哦。有一般的教室、也有烹飪用和音樂專用的教室耶~
   難怪,今天的早餐特別好吃。(祈月說完,對芷燕微微一笑…)
芷燕:咦!(臉紅…)

芷燕:走!我帶你上去頂樓吧!
祈月:好。
兩人併行,一邊往頂樓走,一邊討論著彼此的學校生活……有說有笑。
芷燕:到了!這裡是全校我最喜歡的地方了,從這裡環繞一圈,可以看到整個小鎮的樣貌唷!
祈月:這裡的視野很廣闊,風也徐徐的吹著,很舒服,心情也變得好平靜。
芷燕:這裡很棒吧!
祈月:嗯!(點頭)
   從這裡能看得見妳的家嗎?
芷燕:可以是可以,不過很小一間,不太容易發現。
   你看!就在那邊,那間上面畫著一個咖啡杯招牌的就是我家了。
祈月:哪裡?
芷燕:就在那!有沒有看見?(手往前一直指著)
祈月彎下腰往芷燕手指著的方向看了半天,仍看不到咖啡杯的招牌,不知不覺…兩人的臉也貼得非常靠近。
祈月:哦!有有有!我看到了!小小的一個咖啡杯形狀的招牌。

他…像個小孩子找到寶物似的,高興地叫了出來。臉往左邊轉了過去,看著芷燕;而芷燕,也正巧轉過臉來,兩張臉正面對著面,兩人互望了一下,又急忙轉開。

芷燕發覺自己的臉像剛蒸熟的包子,熱得要命。急著說:時間也不早了,我們也該離開了。
祈月也發覺自己心臟跳得很快,從沒有過這特殊的感覺,以前也和很多女演員對戲,面對著面、摟腰,甚至吻戲。都沒有剛剛那麼緊張,那麼的…令他動心……

祈月:嗯…對啊!都已經中午了,一起去吃飯吧!

離開了學校,兩人到附近的商店街,由於是假日,學校附近的店家顯得有些冷冷清清,人也不多。逛了一個上午,肚子也餓得咕嚕咕嚕叫,隨意找了一家小吃店,點了兩碗湯麵吃了起來,就在這時候,電視上正播出一則新聞:「昨日TGA旗下當紅藝人祈月無,在百貨公司前拍攝電視劇,被倒塌的攝影架壓傷了左肩,緊急送往醫院治療,所幸目前已無大礙。」

畫面一播出,祈月、芷燕:…咦!(兩人吃驚地互看一眼)
芷燕,小聲地說:怎麼會被報導出來?
祈月:我也不知道。或許是Fans或狗仔們公布的吧!
說著說著,祈月便把帽緣押得更低。兩人飛快地吃完麵,匆匆忙忙離開。
本想繼續帶祈月去其他地方逛一逛,玩一玩的,看現在這情況讓芷燕打消了主意。
芷燕:今天就先逛到這裡…我送你回飯店吧,以免工作人員擔心。

祈月失望的點點頭:嗯…也只好這樣了。
芷燕:別難過嘛~下一次,我一定帶你去更多好玩的地方。
祈月:下一次還要等多久……
祈月勉強擠出淺淺地笑容:好!一定唷!下次一定要帶我去……
芷燕:OK,沒問題!走吧!從這條小路走,很快就能到飯店了。

…這一路上靜得可怕,兩人什麼話也沒說,走在細細狹窄的小路裡,十多分左右的路程,沒一會就到了。
芷燕:那…再見吧!
祈月:嗯,好,再見…
祈月看著芷燕離開的背影,露出落寞的眼神。

芷燕回到了家,手機又忽然響起,上面出現一則簡訊:芷燕,謝謝妳陪我渡過這一天,今天是我在這鎮上最快樂的,能遇見妳真好^_^!還有…這是我的手機號碼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936-111222        ,要保密唷
^0^ 祈月

昱祥看到姊姊一直望著手機傻笑,覺得事有蹊蹺。雖然平時敢偶爾捉弄姊姊,但也還沒有那膽敢去偷窺她的手機。


一大早,換好了校服,如往常一般騎著腳踏車到學校。一進教室,不知道是我的錯覺,還是發生了什麼事?總覺得有些人的眼神刻意回避,有些人低低私語。我靜靜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班上的幾個女同學直盯著我走了過來。

同學甲:殷芷燕,早啊~
芷燕:早啊!有什麼事嗎?
同學甲:聽說妳被TGA聘為祈月無的專屬護士,真的,假的?
芷燕:才沒有,妳聽誰說的?
同學乙:新聞都報導出來了,還不承認!
芷燕:新聞!
同學丙:沒錯!妳根本不是護士,我看是你們在交往吧!
芷燕:沒有!別亂說。
同學丁:是不是亂說,妳心裡有數,當時我也在拍攝現場,看到妳急急忙忙跑過去替祈月包紮,祈月還很溫柔的看著妳。還說不是!
同學甲:就是說嘛,幹嘛不敢承認,真差勁。
芷燕:我……。
桂海月:說完了沒?
桂海月怒視著那幾個對我冷言冷語的同學,說:嫉妒的女人真是醜陋!祈月無喜不喜歡芷燕,妳們有本事就去找祈月無問清楚,幹嘛在這裡逼人。
桂海月:唉~不過就算妳們跑去問祈月無,他也不會改變心意喜歡妳們的!
同學甲乙丙丁:妳說什麼~給我記著。
芷燕:現在我終於明白祈月說「被人用異樣眼光看待」,是怎樣的心情了。


──── 另一方面 ────


一群群記者搬著一架架攝影機,守在TGA公司大樓外,擠著大門外找不到一點可進出的空隙。公司的警衛們試著勸離他們。

警衛1:你們一群人圍在這裡,這樣不行啊。要採訪誰,得先登記。有預約時間了嗎?
記者A:我們要採訪祈月無。
    有傳言上次那護士,只是某高中學生,根本不是護士!
記者B:對呀!能請祈月無出來說清楚嗎?
記者C:那是祈月無祕密交往中的女友嗎?
警衛1:沒有,沒有,我不知道你們說的那個人。快快離開!不然我可要聯絡警方來處理了。
記者們愈說愈激動,幾乎快衝進大門了。

警衛們知道快壓制不住,其中一個警衛跑了進去。
過沒多久,TGA的經理走了出來,旁邊還跟著幾個工作人員。
經理攞著一張嚴肅的臉:各位媒體記者,你們辛苦了。關於最近的傳聞,可真是個誤會,那女孩聽說是祈月的遠房親戚,不是什麼誹聞女友,更何況我們祈月還是當紅藝人,怎麼可能會喜歡上一個普通平凡的女孩,演藝圈裡,尤其是我們TGA旗下,條件好的女藝人多不勝數,就算有喜歡的人,哪可能會是還在唸書的女高中生。

經理對自己的這一番說詞,可說是非常滿意。之前有工作人員就向他報告:「祈月私下和某個女孩見面,還說她是他的親戚,也是個護士。」身為經理當然暗中調查過那女孩"殷芷燕",但他聽了不但沒生氣,反倒笑呵呵~正好可利用這次機會製造些話題,炒熱新聞增加祈月無的知名度。

他簡單幾句話,打發了記者離開。隨後,跟在他身後的工作人員指示:盡可能把事情鬧大點,那女孩好像也認識天肇,放些風聲出去,多佔些新聞版面也好。還有…記著…最後收手要弄乾淨點,可別讓這些負面評價打到自己的腳了。
經理一交待完,工作人員點點頭,飛快地跟了出去。

祈月恰巧經過,正站在大廳左方的牆壁後,剛剛經理對記者、對工作人員所說的,全部聽得一清二楚……。

 

 

 

第三章 終章

by:Elma


當天晚間娛樂新聞一播出,引起一陣喧然大波,在殷家當然也不例外。
殷正雄(爸):我們…有親戚是藝人嗎?
林雪琴(媽)搖搖頭:應該沒有吧…!
殷昱祈(弟)看了看姊姊,詭異地笑:有啊!就快有了啦!我未來的姊夫嘛~(嘻嘻~)
芷燕:咦?
全家三人,眼睛直盯著芷燕看,芷燕拼命搖頭否認,…頓時一片安靜。

隔天早上,芷燕還沒到校門口,遠遠地就看到學校亂哄哄地,除了很多記者守在門口外,還有許多其他學校的學生,和身穿便服的人。看到這種情形,當然不可能大搖大攞地走正門口啦,只好從側門悄悄溜進校園和教室。

剛進教室,就聽到班上某些同學故意拉高聲調:「有人哦~故意裝清高,一邊是祈月;一邊是天肇。腳踏兩條船,真是不要臉。」聽到這話,芷燕整個人頓時涼了一半,到底怎麼回事?到底是誰胡亂造謠?她生氣又如何…嘴,是長在別人臉上,已經沒心情上課了,提著書包往外跑,跑到頂樓,一個人放聲大哭。哭了好久好久…也哭很好累!她望了望遠處,看見那小小的咖啡杯招牌,那是自己的家,也是那天和祈月在這裡一起渡過的回憶…,風在耳邊徐徐的吹,髮絲也隨著風飛揚,心情漸漸平靜下來,靜靜呆望著遠處…。

她沒有注意到頂樓上,並非只有她一個人,除了她,還有「桂海月」,因為看見芷燕一個人往外跑,不放心地也跟著她後面跑,也跑到頂樓來。
桂海月:心情好點了嗎?
芷燕轉過頭看,才知道桂海月也在這裡。
桂海月:聽到這麼惡毒的話,妳應該生氣的!別說是妳,換作是我也無法忍受!女人嘛~再怎麼偽裝堅強,面對感情…總是最容易受傷……。
芷燕:海月……。
桂海月輕輕地笑了笑:芷燕,我相信那些流言都不是真的,但光只有我相信是不行的,對吧!妳呢?相不相信妳自己?
芷燕:這話是什麼意思?
桂海月:她們的消息從哪來,妳有想過嗎?但肯定…有人故意這麼做?對妳而言,或許也可用這個機會好好想一想,妳自己心中的想法!…不管妳喜歡的人是誰?我一定會支持妳的。
芷燕:海月,謝謝妳。
桂海月:我們是好朋友嘛。(微笑)
    打個電話給他吧!
說完桂海月轉身走下樓去。

芷燕拿起手機,找尋手機內的電話簿,嘟~嘟~嚮起,芷燕看著手機上的顯示。
芷燕:……祈月……
祈月:芷燕。
電話的另一邊,祈月聽出芷燕的聲音中,略帶鼻音,顯然…是剛剛哭過…
祈月:芷燕,對不起~
芷燕:為什麼要道歉……
祈月:給妳造成困擾了,……我都已經知道了。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流言,是我的公司經理為了提升知名度,故意放出的流言。
祈月:但我不是這麼想。說真的,自從遇見妳,我真的好高興、好高興,所以才沒來得及阻止經理這麼做。甚至…
   甚至…我有點希望那流言能變成真的!能和妳交往那就好了…。
祈月聽見電話中傳來對方的哭泣聲…

祈月:……芷燕?妳在哭嗎?…對不起,對不起,傷害了妳…。
   我的工作是個藝人,妳願意和我交往嗎?
芷燕:嗯…願意。
祈月:真的嗎?那妳一定要等我…一定唷!(在電話的另一方,芷燕輕輕地點了點頭…)

(TGA公司)
祈月:經理,我要招開記者會!
經理:嗯~是時候了。也好!開個記者會,把近日來的誹聞一概撇清關係,剩下的我再來處理。
祈月:我不要,相反的,我要向所有媒體記者聲明「我們確實在交往」。
經理:你瘋了嗎?你想毀了自己前程?
祈月:我不在乎!如果你不答應,那我就宣布退出演藝圈!
話一說完,祈月轉身離開。
經理:…………。

安排好了記者會,並傳了一則簡訊:「芷燕,明天,妳能向學校請個假,到我公司來嗎?祈月。」

隔天一早,芷燕搭了飛機,北上到TGA公司,見到TGA公司大門外圍了很多記者,其中有一、兩位記者發現誹聞中的女主角,紛紛將鏡頭轉向芷燕,拍個不停。
就在這時,祈月從TGA走了出來,他繞到芷燕旁邊,牽起她的手,用溫柔的雙眼看著她,微微地笑著。記者將這一幕幕給拍了下來。隨後,祈月牽住芷燕的雙手,並望向記者們說…

祈月:我和芷燕……正在交往。

這話一出,所有媒體記者,TGA工作人員,還有芷燕,全都露出驚訝地表情。
祈月:我對她是認真的。
   還有…芷燕不是藝人,請各位不要為難她,想知道什麼,問我就是了…。
記者A:你們是上次的拍攝現場認識的嗎?
記者B:你們和天肇的三角關係,誰是第三者?
祈月:那麼,對於上述問題,我一一回答。
   我想各位都誤會了!我和芷燕是在天肇前輩演出的新片認識。
   所以,時間上…是在更早之前。
祈月:如果沒有天肇前輩,就沒有今天的祈月無。而芷燕只是恰巧和天肇是同一所學校的學生,除此之外,並沒有其他關係。
   對於近日傳得滿天飛的謠言,都不是真的!只有…我和她交往,才是唯一的事實。
   希望以上的答覆能讓大家滿意,若還有其他想問的問題,都能提出來問我… 也麻煩大家不要打擾到芷燕,她目前的身份還是學生…所以,拜託了……(輕輕一鞠躬)

說完後,祈月帶著像個大孩子般的笑容看著芷燕。
芷燕感動得什麼話也沒說,泛紅的雙眼打著淚水,直看著祈月說不出話來。
兩人對望了很久,記者們也拿著攝影機,不斷地猛拍。

事情總算告一段落……,在學校裡,雖然也偶爾會有些Fans跑來圍觀或批評,但,更多了許多來聲緩和支持的Fans。
芷燕也漸漸習慣那些異樣的眼光,看了那些Fans一下,笑一笑地離開。

TGA公司方面……
經理嘆了口氣……本來還擔心記者會,會毀了自己剛培養出的藝人,沒想到,祈月明確的表明自己的感情和態度,反倒迎得了社會大眾的好評及好感…。

經理:算了~算了!反正,想要的「目的」,也達成了,現在這樣…也不錯!倒是…那個叫「殷芷燕」的女孩,也愈看愈順眼,乾脆……看能不能也納入TGA旗下……。
經理一個人高興地打著他的如意算盤……哈哈大笑。

另外,大家似乎也都默認了祈月和芷燕這對情侶…,連芷燕的家人也不例外。
每次工作一結束,祈月會到芷燕家探望她的家人。殷爸爸和媽媽早就將祈月當作女婿看待。
尤其是……殷昱祥,每次祈月一到家裡,就搶在姊姊之前,拖著祈月陪他聊天、寫作業、看電視……等等。
讓姊姊氣得牙癢癢……
芷燕:可惡……!!

(幾年後)
祈月拿著戒指,向芷燕求婚了~

………… 以下劇情,請自行想像囉 ^0^ …………


END

創作者介紹

艾司宅人乙女居

Nev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